首页 > K1

【洋墨水】下载_2010-6_复旦大学出版社_吴家玮

《洋墨水》【洋墨水】下载_2010-6_复旦大学出版社_吴家玮

《洋墨水》

出版时间:2010-6
出版社:复旦大学出版社
作者:吴家玮
页数:389


《洋墨水》前言[E]

假如没有看中央电视台的连续剧《金婚》,这本书大概见不了世面。
我生在上海,长在香港。小时候在父母的坚定信念下,接受了中文教育。那个年代成长于香港的孩子,不懂英文就上不了大学。于是在一句英文都讲不出口的情况下只身前往美国,依靠奖学金和微薄的家庭补助在一所南方小镇的学院里开始了留美生涯。那时17岁。一去33年,在彼岸度过了青年和中年的人生阶段,50岁才落叶归根。
回国前那几年在旧金山州立大学当校长。等工作上了轨道,每晚回到家里,就想花点时间温习中文,然后把30多年的留美经历写下来。一方面当玩,一方面或许可以给刚从中国来的留学生看,给他们一些在彼岸生活学习的参考。
哪知只写了一节,就接到了新任务:香港政府任命的筹备委员会要我回去创办科技大学。那是1987年秋天。虽到1988年夏末才迁回香港,但是筹备任务已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每晚回到家里就全身心投入港方的工作,直至凌晨三时。10个月来晚晚如此。书当然就写不成了,一放手,就足足放了20年。

《洋墨水》内容概要[E]

这本书里,作者吴家玮写下了他留美33年的前11年的经历,写下了他的异乡求学,他的寒窗苦读,谈到了失败的痛苦成功的艰难,回顾了自己从初到美国到学有所成的求学经历;也回忆了自己从坠入爱河到建立稳定成熟的家庭的成长过程。作为一个科学家,除了认真严谨,除了对数据精确性的极端要求和不苟态度,他还拥有幽默的文字,亲和的态度,纯真的天性,本着与学生们真诚交流的目的,他坦诚地向读者展现了一个自己几十年经历所看到的真实的美国。不是华盛顿式的政客话语中的美国;不是好莱坞式的电影话语中的美国,而是一位老海归亲自体验到的美国。美国的政治、文化、风土人情。

《洋墨水》书籍目录[E]

第一部分 香江金门蓝茵
第一章 浮棹东渡,香江到金门
初见金门
有说“美”道难,难于上青天
三度“航海”
汽笛吹响
东瀛偶拾
太平洋上的暖流
第二章 横贯大陆,金门到蓝茵
金门“金”在哪儿?
横贯新大陆
南下“迪克西境”
蓝茵的两种“蓝”
从乔治镇看20世纪50年代美国南方的价值观
第三章 负笈异邦,乔治镇学院
初见“博雅学院”
“攻读”专业课程
课余活动与宿舍生活
体验美国的人情世故
初次领会的美国风尚和思维方式第二部分 苦读就业订婚
第四章 初叩黉门,华盛顿大学
最苦的是没有自知之明
圣路易市的华盛顿大学
华盛顿大学的物理系
惊醒、失败、失措
绝路幸遇知己
第五章 情缘初定,失学与就业
两小无猜
从失恋到热恋
从热恋到定情
学业上的最大挫折
就业前的选择
第六章 半工半读,订婚与婚期
硕士研究工作
在孟山都公司上班
从定情到订婚
从订婚到成婚
从流浪走向成家第三部分 完婚复学新生
第七章 寒窗良伴,成家与复学
完婚与成家
小两口排排坐
朋友多,好唱歌
停薪留职,重回校园
复学期间的重要考虑
第八章 重叩黉门,校园与西游
华大的研究生小村
温暖的小板屋,寒冷的破木船
考试有成
恢复半工半读
举家西游
第九章 良师益友,生活的转变
成长过程中的好朋友
读书和工作上的益友
运动场上的好队友
幸获良师和佳题
生活上的两件大事第四部分 科研论文思考
第十章 博士科研,苦干与游学
相关波函数方法
相关基函数理论
苦干的成绩与良师的典范
游学的路线与准备
游学幸遇的人物和见闻
第十一章 完成论文,喜建安乐窝
另类游学与博士论文
从夫妇俩到三口之家
从三口之家到四口之家
搬出小木屋
重返加州的前夕
第十二章 十载变迁,怎么看美国
两百年兴国简录
科技突破带动了经济发展
政治上的多事之秋
黑人民权运动
社会风气和行为的剧变 后记

《洋墨水》章节摘录[E]

两口子吃足苦头,却相濡以沫;终于争取到女方家人的宽恕,早两年以美国公民亲属的身份移居美国。
看,他们两人的生平多浪漫!恐怕连张爱玲和琼瑶都愿意拿来加油添醋,写上一本小说。当时还未从父母口里听到这段故事,下得船来,循规蹈矩拜见长辈,不敢正面瞧他们一眼。只觉得鲁伯母嗓音清脆、动作轻快,年逾四旬的人,说话和举动还像个小姑娘。日后才想,大概她回到了久别的故乡,无意中重拾青春。(听说心理学上有这么一种说法。)
此时他们带着两位年轻力壮的晚辈亲戚,同来码头照料。于是铁箱、布囊、大包、小包,尽上了晚辈的老爷汽车,一口气开进市区。
旧金山名气虽然响亮_市区却没多大。正正方方一隅半岛,11公里乘11公里。从码头到唐人街只不过三四公里路程。可是街道狭窄、山坡陡峭,老爷车爬得辛苦,气喘如牛。好不容易才把我送到萨克拉曼多街的青年会唐人街单身宿舍。
鲁伯伯是位学者,专长是中国近代史和政情,那时正在等待哥伦比亚大学中国研究所的聘书,短期后将迁居纽约。夫妇离美多载;当年逃得仓促,没能在美国建立自己的家。幸好鲁伯母的娘家在旧金山,家族很大,乃得以暂住亲戚家里——没想到一住竟已两年。两位长辈对我照顾备至,但是毕竟寄人篱下,无法为我这个理应自立的小朋友解决落脚问题。


  • 暂无相关文章